1. 首页 > bob环球体育

每年出栏白羽鸡60多亿只种源却被卡脖子禽类消费第一大国如何破解鸡苗“芯片”

日期:2024-01-14  作者: bob环球体育 点击数:1

  我们常吃的肯德基、麦当劳、汉堡王等,它们的鸡肉产品,你知道用的什么鸡吗?

  那是一种源自德国或者美国的白羽鸡,也就是业内俗称的肉鸡。而这种在中国需求量极大的肉鸡,其种源却大都被德国与美国的少数公司垄断。

  而且,这一些企业在卖种鸡时,其同一个品系的祖代鸡,只卖公鸡或者母鸡。只有公的或者只有母的,进口后没法繁殖纯种的种源鸡,只能用不同品系的公母杂交出父母代鸡,虽然杂交产生的父母代鸡更优良,但优良性却只体现在终端商品上,自身再无法作为种源使用。

  今年被业内称为最强鸡周期,白羽肉鸡鸡苗价格先是上涨一倍,又迅速滑落。但无论如何涨跌,中国的肉鸡都难以回避这个尴尬的现实——种源被“卡脖子”。从国外引进的祖代鸡,以及其杂交生育的父母代鸡寿命终点到来后,中国企业就得花高价再次引进祖代鸡,才能生产出新的商品代肉鸡,如此循环。

  “中国每年出栏白羽鸡达60多亿只,所以你必须要有种源。引种祖代鸡价格每年都要涨,从最开始每套10美元,到2008年的23美元,再到现在涨到55美元。另外,它的鸡有好有坏,会传染很多病。”圣农集团育种首席科学家肖凡表示。

  人类养鸡的历史已经很久了,中国自己的土鸡不行吗?肖凡说出了背后线公斤的肉。我们家养的这个品种,它在大多数情况下要3公斤饲料才能长1公斤的肉。

  白羽鸡消耗的粮食会更少。中国既要保证粮食安全,又要保证人们有肉吃,显然,工业化养殖白羽鸡其实就是成本的比拼。产研学没打通,种鸡研发投入过高、风险大,从成本上讲不如直接进口种苗……凡此种种,都是鸡苗“卡脖子”的因素。

  令人欣喜的是,随着国内一些养鸡企业的壮大,属于中国的鸡苗“芯片”逐渐出现了。肖凡就表示:“研发自主种鸡,我们企业每年的投入达1亿元。”

  今年一季度,白羽肉鸡鸡苗均价4.19元/羽,较2022年第四季度鸡苗均价涨幅高达49.64%。行业有突出贡献的公司益生股份(SZ002458,股价12.08元,市值119.9亿元)今年一季度的商品代白羽鸡鸡苗销售价格,从2.2元/羽上涨至最高7元/羽,涨幅超过2倍。

  但最强鸡周期属于肉鸡鸡苗,即使它们涨到天上,长大后的商品肉鸡也很难跟上这一涨幅。不过,今年4月开始,肉鸡鸡苗价格又一度跌回2.65元/羽。

  西南地区一家大型肉鸡场食品事业部总经理把鸡苗和肉鸡作对比,“同样行情,一只肉鸡可能才赚1块钱,都还是可以了!”

  这位总经理说到了中国肉鸡产业的痛处——祖代鸡苗被“卡脖子”。20世纪80年代,白羽肉鸡进入中国,中国迅速变成全球最大的禽类消费国,但育种却长期被欧美少数公司垄断,种鸡完全依靠进口。

  朱庆是四川农业大学教授、博导,四川农业大学原副校长,主要是做家禽遗传育种研究,曾任世界家禽学会理事。他对这种“痛处”更有“切肤”体验。

  上世纪八十年代末,我国当时的条件下,养鸡普遍还是农户散养。与国外高校先进教学实践基地相比,朱庆读研究生的试验条件就显得很寒酸——只是圈养几十只鸡,每天拿着笔和纸钻进鸡圈,一个一个地“点到”和登记,然后,拿着一根扫帚打扫鸡粪。从早到晚,他在简陋的鸡场吃饭睡觉,与鸡一起生活。

  留校工作不久的朱庆,由国家公派到德国留学。到国外养鸡企业实习时,看到了现代化的层叠式鸡舍和全自动化设备,如自动化喂水喂料、自动化光照温度控制、自动化除粪传输带、自动化分蛋设备……眼前的一幕,让朱庆有些震惊:“我们的祖国何时才赶得上啊?”

  就肉鸡生产来说,我国饲养的肉鸡品种最重要的包含白羽肉鸡、黄羽肉鸡、淘汰蛋鸡和土杂鸡等。

  黄羽肉鸡是我国的特色品种,具有特定的消费市场,占有主体地位,尤其符合南方地区的消费习惯。

  随着鸡肉消费量增大,白羽肉鸡占据的市场占有率慢慢的变大。加之更短的养殖周期和更低的养殖成本,白羽肉鸡比本土的黄羽肉鸡更适合大规模工业化养殖。中国畜牧业协会多个方面数据显示,2021年,中国白羽鸡出栏量为65.32亿只,同比增长9.6%,占肉鸡总出栏量的56.43%。据《2022年全国肉鸡生产信息统计监测报告》,2022年白羽肉鸡、黄羽肉鸡累计出栏98.2亿只,其中累计出栏白羽肉鸡60.9亿只,累计出栏黄羽肉鸡37.3亿只。

  庞大的消费量也导致愈发依赖国外种鸡。根据东方财富Choice数据,2021年祖代种鸡引种量是124万套,同比增长23.65%。而据Mysteel农产品数据统计,2023年1~5 月,我国祖代鸡海外引种量约20万套。

  肖凡告诉《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我国每年对父母代白羽鸡的需求量有6500万套,自给率不到15%。

  肖凡1993年毕业于中国农业大学,毕业后长期从事白羽鸡种源培育工作,2016年起主要负责白羽鸡种源的研发项目。

  人类养鸡的历史已经很久了,从常规意义上理解,养鸡似乎不具备“高科技”的属性,但为何我国的白羽鸡种源却没办法自给自足?肖凡解释称,其中难点主要在于工业化养殖的成本比拼。

  “投入和产出效率差异很大,商业化的肉鸡,它的料肉比大概是1.5,什么概念呢?就是吃1.5公斤的饲料,它能长一公斤的肉。我们家养的这个品种,它可能3公斤饲料才能长1公斤的肉,有巨大的效率差距,效率就是成本。”肖凡说道。

  也正是因为国外公司的品种在长期的选育过程中积累了产蛋率高、产肉率高这些优势,即便是花钱买他们的种源,也要比使用低效率种源更经济,这便是白羽鸡种源的核心商业逻辑。

  此外,种源是否安全显然具备极其重大意义。“我们要讲粮食安全,同时,你如何来解决那么多中国人吃肉的问题?世界上第一大肉类是鸡肉,为什么?因为它的料肉比有优势,消耗的粮食少;它有成本优势,价格实惠公道,普通人都能吃得起;它蛋白质含量高,胆固醇含量低,能量也低。鸡肉在中国虽然只是第二大肉类,不过占比在上升。”肖凡表示。

  但种源掌握在外国企业手上,会有种种风险,包括供应不稳定、价格持续上涨、传染病和遗传性疾病等。

  “你的种源被别人控制,今天有明天就没了,无论是从国家层面还是企业层面,都不安全。”肖凡说道。

  据朱庆介绍,肉鸡市场大都被德国安伟捷与美国科宝两个公司掌握。为维持市场之间的竞争优势,国外育种公司以高昂的价格出售鸡苗,并以配套系的供种方式限制种源的流失。“你买的祖代鸡,每个品系只卖给你一个性别,要么公鸡要么母鸡,配套利用后不能继续留着种用,用完一代后又得继续引种。”朱庆称,这是国外家禽育种企业的销售策略。

  “美国如果出现禽流感,它的鸡就进不来了。有些时候还会遇到地理政治学问题。中国一年出栏60多亿只鸡,所以你必须要有种源。另外一个就是价格,由于国外公司高度垄断,每年都要涨3%~5%。从最开始每套10美元,到2008年的23美元,再到现在涨到55美元。另外,它的鸡有好有坏,会传染很多病。我们中国家禽养殖行业原来没那么多病,包括白血病这些都是从国外引种带进来的。我们自己做育种,控制好,种源才会干净。”肖凡表示。

  肖凡告诉《每日经济新闻》记者,目前他们选育的“圣泽901”在疾病控制方面就做得很出色。“病靠什么来预防?靠生物安全、隔离措施。这边(指福建南平光泽县)自然条件好,没有外面的鸡传播(疾病)过来。日常疾病检测,就跟做新冠检测一样,当天就要出结果,筛出来有病的马上要隔离。这样一代一代,做好几代才可能正真的保证鸡干净无病。种源方面我们也有了些优势,产蛋数逐年提升,欧洲效益指数达400。”

  家禽育种是一个很复杂的过程,要消耗大量人力财力,“人家花了那么大成本培育了一个品种,不想法控制种源不行,高价也是育种公司说了算,因为你需要,不买还不行。谁掌握了源头,谁就有话语权。”朱庆说。

  自主研发育种的长周期,难以匹敌“引种快速收回资金”的传统模式。这被朱庆视作种鸡研发的科研困境——成果不少,转化成效不高,企业愿意尝试商业化育种者寥寥。一个尴尬的现实在于,中国引入种鸡的数量和花费的资金很多,但却买不来最核心的育种技术。养鸡陷入与芯片类似的“卡脖子”处境,市场最有溢价的份额被寡头掌握,自己只能去做利润最薄、竞争最激烈的初级领域。

  事实上,鲜有养鸡企业老板愿意投资研发种源,很重要的一个原因是:自研种源的经济效益不行。

  “因为育种需要高投入、长期投入,见效很慢,直接经济效益也不高,是间接效益。全国的祖代鸡需求量大概130万套,从国外进口一套现在可能是50多美元,也就是300多元人民币。300多元乘以140万套,才多少钱?4.2亿多元。然而,这4.2亿元市场不可能一家做。投入还是很大的,我们现在每年的投入都是1亿元。”肖凡表示。

  “而且你一旦做了育种,你就不能停,你每年都要投,每年都要研发,每年都要有进展,要求你的种源生产效率慢慢的升高,如果你不进步,人家在进步,国外的每年都有进步,有遗传进展。遗传进展怎么来?从育种选育出来,一代一代选,还要长时间坚持。很多企业都是拿过来直接生产就行了。去投入搞研发,很多企业老板都不愿意干。干吧,花钱不见效。”肖凡这样认为。

  “选种源是万里挑一,”肖凡说道,“选鸡跟看人一样,要看这只鸡行不行,它的遗传潜力怎么样,比如长肉速度、产蛋潜力等,我一年要选二三十万只鸡,再从这些鸡里面去选出有潜力的,一年要大概有四五个月集中选鸡。”

  “我们也花了十多年的时间来收集素材,因为你要育种,首先要从素材里面去挑选鸡种。从2011年开始搜集素材,一直到2015年开始做育种,到了2021年才通过审定。”肖凡称。

  让朱庆感到欣慰的是,中国畜牧业近几十年发展十分迅速,尤其是蛋鸡产业,自1985年以来,我国鸡蛋总产量从始至终保持世界第一,先进养殖设备日益普遍。蛋鸡种业已经摆脱对国外品种的长期依赖,蛋鸡育种技术处于世界领先水平,肉鸡育种也开始起步。当然,在整个畜牧行业,育种整体水平还处于落后的状态,毕竟选种路程何其难也。

  朱庆师从我国已故著名家禽遗传育种学专家、四川农业大学邱祥聘教授。邱祥聘终其一生都在为中国家禽育种做贡献,正是他和同行的研究,让国内家禽的育种和规模养殖成为现实。

  从上世纪开始,四川农业大学家禽育种研究方向历经几代人,陆续培育出具有自主知识产权的家禽新品种。在邱祥聘等中国第一代育种人后,朱庆带团队研究出天府肉鸡配套系,正在培育优质特色蛋鸡配套系。在上个世纪九十年代,朱庆研究的粉壳蛋鸡配套系已通过省级品种审定。

  由于高校与企业的产学研脱节,缺乏大型养殖企业合作,没有企业愿意承担风险和继续培育成本,因此,粉壳蛋鸡配套系很长时间未能实现规模化和商业化养殖,这成为他很大的遗憾。时光更迭,直至现在,我国饲养的粉壳蛋鸡才出现规模化,占据市场约60%的份额。

  同时,肖凡的育种成果,也慢慢的开始得到回报,选育出了受到市场认可的鸡种。圣农的销售策略是对外销售父母代鸡。“有些客户已经认可了。不过,推广有一个过程,要慢慢做。”肖凡表示。

  “这个产业是从源种开始的,源种下一代就是祖代。因为源种的规模是很小的,而且很贵,你不可能把源种的鸡拿去生产商品肉鸡,要把规模扩大到祖代。祖代一个品种是由4个品系(A、B、C、D)组成的,四个品系不一样,有的是生长速度快,饲料转化率好,有的是产蛋性能好,有的是产肉性能好。通过杂交,在终端商品代肉鸡上反映出来优势,它的性能要最优、生产效率要最高。”肖凡表示。

  “祖代下面是父母代,一只源种鸡可以生产大概30~40只祖代鸡,一只祖代鸡母鸡大约可生产50只父母代鸡,一只父母代母鸡可生产120只商品肉鸡,一代一代地扩大。源种才是育种过程,从祖代开始就是生产过程。”肖凡介绍道。

  “经过几十年的加快速度进行发展,大家也迫切意识到,种业才是解决我国畜禽业发展的关键环节,只有通过培育具有自主知识产权的品种,满足我国的种源需求,才能从根本上解决‘卡脖子’的问题。国家正在加大对种业的投入和政策支持,就家禽种业育种来说,展现了很好的发展势头。”朱庆对我国未来家禽种业的自主研发充满信心。

  大规模的产业化带来了成本降低和效率提升,进而导致产品价格不断下降,增进了消费者福利。

  就拿鸡肉来说,现如今鸡肉的价格相对便宜,能够很好的满足大多数人的蛋白质摄入需求,这在人类发展史上并不是很常见的事。

  然而,孰能想到,养鸡这样一件人类已从事了上千年的事业,在大规模工业化条件下,若要具备经济可持续性,依赖的竟然是高科技。

  这个高科技的门槛,大多数表现在选育的高投入与种鸡市场规模有限这两者之间的夹缝里,以及如何在夹缝里找到一条适合的路线。种鸡选育一旦上路,就是一项长期的事业,如果半途停下来,前期的投入都会化为乌有。换句话说,企业很可能是在成功和死亡之间作选择,没有中庸路线可选,要坚持做好这件事十分不易。

  很多时候,并不是资金、技术不够,不是突破不了关键领域,而是企业从经济成本角度衡量下来,认为投入还不如不投入。

  想突破核心技术领域,仅仅有企业家的努力还不够。随国家加大对种业的投入和政策支持,相信我国畜禽业育种将能像水稻育种那样,会有更多的“鸡芯”涌现。

上一篇: 白羽肉鸡行业深度报告:看好一体化经营模式 下一篇: 开源证券:白羽鸡价格有望上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