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 bob环球体育 > 鸡苗

我在高风险小区买菜:小卖部被“扫荡”、食品安全告急

日期:2024-01-14  作者: 鸡苗 点击数:1

  截至昨日,北京地区已连续17天无新增冠状病毒确定诊出的病例,北京疫情防控等级也已降到三级。

  我们的生活似乎回到了往日的平静,一些菜市场也开始了正常经营,但新发地还没有完全恢复。

  北京这次突发的新发地疫情,历时43天,共有20多个小区被列为中高风险。这些受疫情影响的社区和街道,经历过一段时间的封闭,甚至一度没有地方能买菜。

  经此一役,我们对疫情常态化的适应,对政府抗疫组织力的练兵,特别因为新发地病毒源引发的对食品安全的思考,更是可以让我们去回看和找到未来新的出发点。

  本期显微故事将讲述北京新发地疫情发生后,我们正常的生活上有了哪些改变,尤其是在食品安全和百姓菜蓝子背后发生的动人故事:

  上月,北京新发地暴发疫情。程丽华所居住的小区被列为高风险小区之一。当她看到新冠病毒是从三文鱼案板上发现时,着急忙慌地把冰箱里的三文鱼给丢了。

  小区就在新发地市场对面。程丽华家里大部分的蔬菜水果都采购于新发地。疫情暴发后,这里几乎同一时间被封锁,她感到前所未有的危机感。

  担惊受怕的同时,还有迷茫。程丽华很着急,“蔬菜不安全、海鲜也不安全、牛羊肉也不安全,那我们吃什么呢?”

  6月11日,京张路到南四环封路,所有外来车辆和人流被限制入内。“啥东西都送不进来”,程丽华回忆,头两天小区业主慌张地把社区里的杂货铺都“搬空了”。

  6月13日,社区才设立买菜店,物业统一采购,需要的业主可以下楼排队购买。50块钱一袋,不能随意挑拣,质量参差不齐,如果去晚了连绿叶菜也买不到。

  程丽华家里有五口,包括一个刚满两岁的女儿。她不想下楼排队,那样无疑会增加感染病毒的风险,“谁也不知道小区里有没有被传染的人”。

  “附近的商超都放弃我们了,都不愿意进小区送菜,有的是商家进不来,可是家里很快就没菜了”。

  程丽华不得不上微博求助,想知道哪些平台能够给高风险小区送菜。“当时没空想这是不是广告、蔬菜质量好不好,只要能送进来就行”,程丽华说。

  客服人员当时回复没问题,于是马上下了单。但在送货过程中还是遇到了困难,因为程丽华所在小区之前设置的配送点被取消,配送人员到达后才发现。

  最后通过小区业主们与市政府电话求助,及配送员与社区物业的不断沟通,货终于送到程丽华手中。

  “普通人很难区分食品安全,有检测总比没有好”,但这些报告依然很难打消像程丽华这样母亲的疑虑,直到她收到平台的商品。

  在收到商品时,她还收到一份“安心告白书”,程丽华第一次看到这样的宣传页,原来自己之前购买的菜、肉、蛋、奶、水、油、零食,等等,都可能会含有一些自已并不知道的“添加物质”或“有害内容”。上面的一些专业术语的说明,也让程丽华对食品安全打开了一道心理防线。

  程丽华打开快递小哥送来的食材包,先挑了番茄,一口下去,就完全不同。随即给身边的女儿又洗了一个吃。程丽华之前买的番茄口感都有点硬,一直没再吃到过和小时候那种沙沙水水的番茄。

  “现在市面的番茄大多是催熟的,孩子通常试一口就不吃了,他们也没有真正吃过我们小时候吃过的那种西红柿”,而春播的超级番茄,女儿连吃了三个。

  随后一个月,她开始放心地加购牛羊肉、海鲜等疫情期间风险较高的品类。也慢慢依赖一种高品质食材带来的安心和全家人口腹上的幸福感。

  她觉得,大部分人在没出问题时都不会意识到食品安全的重要性。眼下新发地的疫情虽然恐怖,但提升大众对食品安全的意识也是好的。

  她也开始渐渐相信和坚定,支持一个安全平台,背后是在支持更多的农庄、农民,去生产更多没有农药和有害环境下种植养植的食物,这意义重大。

  孙倩明显感觉到,疫情后大家才更关注食品安全。她是“姥爷农场”的主理人,春播安心联盟农庄之一,在北京市昌平区有近两百亩田地。

  新发地疫情暴发后,孙倩接到不少客户来电,主要咨询菜品的来源、采摘过程、以及农药残留等问题。

  “大家不仅关心采摘和配送时的防疫合不合格,也连带开始关注其蔬菜是否无污染、是否残留有害于人体健康的物质“,孙倩告诉显微故事。

  大部分人对于有机蔬菜的认知还停留在用不用农药这个简单标准上。实际上,有机的标准十分复杂,包括了农药残留、土壤重金属是否超标、空气质量和灌溉水是不是达到国家规定的品质衡量准则、种植方法是否科学等等。

  新发地市场销售的菜品来源不一,有的是批发商从菜农手里直接采购。鉴于虫害对收入的影响,农户几乎不太可能完全不打农药。

  姥爷农场在除虫害时,放弃了简单粗暴的农药,转而采用培育害虫的活体天敌,以天敌对付害虫的种植方法,从植物提取出的趋避型物质,来达到除虫的效果。

  有机蔬菜也不可以使用化肥和激素,但使用后者所培育的蔬菜往往能够在产量上倍增。孙倩说,如果菜农只想赚钱,多半也会使用激素。

  例如,原生态栽培的西红柿,每亩产量最高达到6000斤,要是大量使用化肥和激素,能够达到每亩20000斤。

  孙倩还举了个例子,茄子长得又胖又直多半使用了膨大剂,黄瓜上的花如果十分水灵,大多用了激素农药化肥;使用了催红剂的西红柿,看起来红艳,但口感很硬、也没有酸甜味。

  姥爷农场从没和新发地批发商合作过,大部分菜品都直接供应给了生鲜电商。“很多电子商务平台有自己的检验标准,价格也是合理的,有的平台也有自己专业的检测和品控团队”,孙倩说。

  “农人的经济利益也一定要被考虑到,哪怕栽培出的蔬果再出色,若需要农人的过度牺牲,农庄就无法永续经营”,春播农庄负责人刘延宾表示。

  也是因为如此,即使象征着北京“菜篮子”的新发地市场关停,但程丽华这类用户依然能够从电子商务平台上及时采购到让她安心的菜品。

  她曾经历过2003年的非典。“我感觉情况不妙”,过年那几天万敬亚每天都要和运营负责人通电话,围绕的问题只有一个,初六到底要不要接单和营业?

  接单,如员工出问题则可能平台关停。不接,过年期间挤压的订单怎么办?无法购买生鲜的老百姓怎么办?

  从大年三十到初六,两人不断在电话中沟通各种风险。“我们一个配送员可以送50个家庭,那这50个家庭就不用出门”,最后一通电话后,两方终于达成一致,开!

  挂了电话,万敬亚就在家打包收拾行李,直奔平谷仓库,亲自上阵。而春节复工还有个最迫切的问题没解决——缺人,大部分员工还没有返京。

  万敬亚在微信上号召配送员自愿归队。她回忆,有个快递小哥为了及时赶回来,甚至徒步走了三十里路(村里的公共交通停摆),才得以搭车回北京。

  但更糟糕的是仓储人力紧缺。采购把菜运输到仓库后,所有的打包、分拣都要在这里集中生产,一个萝卜一个坑。仓库一般的情况是130多人,初六只有40人返岗,不到平时的30%。

  为了补上这些“坑”,春播也号召在京员工来仓库,万敬亚甚至喊上了自家亲戚、和自己的女儿。

  这边人力紧缺,平台上又遭遇订单暴增。春节后,春播日单量翻几倍。那段时间,万敬亚都焦虑失眠,担心订单挤压、客户收不到货。

  从2月开始,大家每天的工作状态都是持续20多个小时在库房里。配送站点管理层和员工白天送货,下午来仓库帮忙,一直到凌晨的三点才回家。

  这种状态持续了近两个月后,员工开始复工,这才最终解决了燃眉之急和大量订单的压力。

  一次危机,也是一次练兵。有了春节的前车之鉴后,在北京新发地疫情期间春播显得也比以往从容不少。程丽华回忆,新发地疫情暴发的十分突然,但春播订购的商品依然实现了次日送达。

  但也正是因为有企业和在疫情前线的工作人员,和这么多友好而坚守安全的联盟农庄,才最终没有让北京的这场疫情打乱程丽华和大家的生活节奏,也让更多从业者和消费的人认识到食品安全的重要性。

  程丽华所在的小区已转为低风险地区。北京市疫情动态也降为三级,程丽华也在这期间转变了买菜和吃的方式与态度。

  “这次疫情以后,我拒绝所有来源不明的蔬菜和海鲜“,程丽华说,目前她所有的日常饮食都从春播上采购。

  从一开始的怀疑、无可奈何,再到最终生活小习惯的彻底转变,程丽华用了一个月的时间。在这一个月内,她还从网上补充学习到很多食品安全的知识。

  例如,春播平台上每一品类都有安全指标,从这些检测报告里,程丽华发现这些检验测试标准也能够在一定程度上帮助她在日常生活里辨别商品的安全,并推荐给了她身边的人。

  例如,酱油如果含有焦糖色,则可能在高温加热后对人体产生有害于人体健康的物质。含有苯甲酸钠的奶茶和果汁,可能和饮料中的维生素C添加剂结合产生苯,对人体造成危害等。

  孙倩也开始更积极地和春播的同事一起讨论。经此一“疫”,传统农业也开始更关注供应链风险、产能保证等各方面问题。

  “曾经有人说,生鲜平台的出现影响了农场的生意,但这次疫情以后,大家发现网络公司是在帮助传统农业走向专业”。

  孙倩表示,这种冲击能够让更多农场和农民意识到食品安全的重要性,来保证百姓餐桌的安全。

  在一个便捷而充满刺激的时代,我们又进入了一个需要时时与病毒备战的常态化时期,我们身处的社会与环境出现了巨大的问题,但也正是这些想创造理想和守护大地的企业,支撑起一片未来的希望和一处安心。

  截至目前,北京已将疫情动态降为三级。封闭的小区重新开放,高风险地区居民的健康码由红转绿,一切又恢复了往日的平静。

上一篇: 农业部印发《国家奶牛结核病防治指导意见(2017-20年) 下一篇: 2024年03月30日早间鸡蛋价格参阅价